為什麼台灣現在社區感染的風險仍然很低?
流行病學有個術語叫做”主動監測”。這就是台灣防疫人員最近所做的:他們將未曾出國的肺炎病歷回溯性地去檢驗是否有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 在上百個案例中他們只有找到兩個本土 感染的病人, (已找到感染源,且其接觸者都已適當的被追蹤隔離)及。有趣的是,依據兩位發病的日期,可知感染日期都在1月24日之前,也就是武漢封城之前,也就是台灣防疫警覺及作為還未完全到位之前。
我個人對於台灣要求自中國返台人士,居家隔離自我管理的防疫措施,會發揮其防疫的效果具有某種程度的信心。所以,認為這主動監測找出來的兩確診病例,僅代表防疫措施未到位之前所發生的少數個案。


不過,台灣有人倡議,這兩位本土感染的病例,就是台灣社區感染開始的指標。認定社區感染應該是忽略了病人發病日的意涵,也就是說,台灣在1月24日之前就開始社區感染。若屬實,那現在台灣應該會是何種場景?
我們可借鏡武漢的經驗,從12月出現第一個非華南市場相關的社區病例,到1月中的數百肺炎病例的疫情流行趨勢圖,我們知道新型冠狀病毒只要在無預警的情況下進入社區,它的傳播性是具爆發性,且不會自動下降的。
反觀台灣,若過年返鄉的台胞,有隱形的帶原者在社區,持續為我們悄悄的傳播病毒,那從1月24至今,第一波被感染的人,也應該都發病了。但我們沒有看到呼吸道感染的病人增加。怎麼知道的?台灣流感的監測系統是呼消道感染病例的指標,儘管過年期間有寒冷過境,台灣呼吸道感染人數在過年後的幾週一直都在下降。此觀察,似乎違反了社區感染已在1/24日之前就開始的論點。
與其一直擔心台灣社區感染已開始,不如建議防疫人員(再辛苦一點),檢測一些疑似流感的病例,看看有沒有更多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在社區走動。假如,所謂”新型冠狀病毒的社區感染”,沒有造成有症狀的病人,那也就不用擔心了。

, 在 1月29日 就診之後 就結束了他在社區可能造成的傳播風險, 從1月29到2月18日的20天之內,(也就是依循SARS的前例,兩個週期), 所有他所接觸的人若仍未發病就醫, 就表示他並未在社區造成感染。這些社區接觸者,現在都已過了檢疫期,我們的防疫人員肯定還是會主動的去採檢體確認他們沒有帶原。 不過從29日之後, 防疫單位需要把社區與醫院的兩種風險分開處理,並說明清楚。
這COVID19疫情的本質,顯明社區感染是遲早會發生的,但我們也不需要隨便自我放棄,提早宣佈它已發生。社區感染一旦真的發生,我們防疫焦點就要改變,若在不對的時間改變防疫焦點,對我們沒有益處,可能有害。


最後是一個令人開心的訊息。以其血清的抗體來證實。看起來是一個三天的工作,從17開始,19日完成。但故事後面的故事是:這工作所需要的試劑都是研究人員在實驗室自備的。為排除可能因交叉反應所造成的假陽性,他們需要備製6種冠狀病毒的蛋白質。所以他們哪天開始工作?答案是2月7日。沒錯,他們有先見之明,早有準備。他們是誰?現在不說,好讓他們可以繼續安靜的工作,為防疫而工作。不用著急,大家遲早都會知道他們是誰。現在我們也可以在心中默默的感謝他們。
最後我想說的是:

Successful epidemic control is much about using good science to ease the anxiety of the public.
讓我們暫且再享受幾天沒有社區感染的日子吧!雖然社區感染的威脅一直存在。台灣人啊!再撐一下,屆時會更溫暖。

 

引用 何美鄉文章 於馬尼拉 Feb 20, 2020 11: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