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司佐貝

 

記者:「都火災了你為什麼不願意走?」腳麻伯:「我為什麼不願意走?我雙腳都麻掉了是要怎麼走?」廣告的對白的確令人印象深刻。那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腳麻、走不了了呢?基本原因,還是與血液循環不良脫不了關係。

 

在腳上發生血液循環不良,甚或形成血栓堵塞血管,可能會發生肢體冰冷、肌肉疼痛、刺麻感、無力等症狀;但如果同樣的血管堵塞是發生在顱內的血管,就可能不只是上述肢體症狀而已,而可能會歪嘴、斜眼、流口水、意識昏迷,甚或死亡。

 

如能立刻辨識中風的症狀,立刻在最短時間內送達醫院,則救回生命或減少後遺症的發生就有機會大大提高。

 

在腦梗塞性中風及出血性中風的患者群當中,前者約四倍於後者,佔有較大的比例。在早期,梗塞性中風的患者,皆以靜脈注射血栓溶解劑為主,以期達到溶解血栓、打通血管的目的,以避免腦梗塞的發生。然而由靜脈注射血栓溶解劑,藥劑路途須先由靜脈回到心臟、經過肺臟回到左心房、心室,再由主動脈打出,以達顱內血栓部位。

 

這趟路路途遙遠,藥劑又不斷遭稀釋,能達到血栓部位溶解血栓的濃度恐怕就所剩無幾了吧!於是,有聰明的人就想到:何不直接穿一條管子,直達顱內血栓的部位,再把血栓溶解劑直接注入血栓將它溶解,既不造成全身抗凝血劑普遍增加,又可在血栓部位達到較高濃度,一箭雙鵰,豈不兩全其美?

 

於是,在過去的十多年裡,神經介入性治療醫師便如火如荼地展開動脈內血栓溶解治療的新里程,全球各地的醫師也陸續回報治療成效良好,吸引更多人加入此一治療的行列。隨著治療的案例數持續增加,研究統計的報告陸續出爐,經動脈溶解血栓的方法似乎沒有如原本預期的結果般令人振奮。

 

雖然經動脈血栓溶解治療不見得有較好的預後,但靜注血栓溶解如能有相近的治療結果,不見得是件壞事,畢竟只要患者能由靜脈注射,在各提供治療的醫院均有治療的機會。反觀經動脈治療方法,則技術門檻較高,只能在有提供介入性治療醫院始得為之,普遍性較低。

 

故而,以靜注治療為主,以經動脈治療為輔,將為日後急性腦梗塞性中風較可能持續依循的處理模式。

 

(摘文自《高醫醫訊月刊》,作者:林威辰,經授權轉載)